贸易政策对头程物流发展的影响

2022-09-01 982

政府开放亚马逊货物空运服务贸易的目标不仅关注行业经济和社会影响,还关注通过行业开放和发展产生的衍生效应,衍生效应(如第二部分所界定的)的实现则依赖于本国亚马逊空运公司在双边国际市场上的市场份额。在对行业整体社会福利和市场产出的分析中,根据表9.2的计算得到aWLan>0,aWLL/a0>0,aTQ/an>0,aTQ/a0>0在所有情形中均成立。

这说明放松市场准入可以促进竞争,扩大行业的均衡产出,提高行业产生的整体社会福利,同时也可以促进行业本身的发展壮大。一家国有空运货代公司偏向政策的实施可以提高行业的均衡产出,增加社会总福利。所有政策工具影响的方向是一致的。这就可以解释为什么自由主义,尤其是那些没有国有航空公司的国家提出的自由主义,总是提倡消除所有扰乱市场竞争的政府补贴。

一国实施战略性贸易政策的最初意图并非关注全球行业利益,而是本国行业利益、国家利益和福利。基于本国的国家利益和行业发展的利益指定具体的行业贸易政策。在基本模型的假设下,我们将两个细分市场的规模定为总需求的比例。基于“一种需求,一种市场份额”的原则,有必要在考虑各国相对市场需求的变化后,计算政策工具对社会福利和市场份额变化的影响。为此,我们构建了针对H国的两个相对指标:AWLa(AWLa>1意味着本国从亚马逊头程运输贸易中获得了超过自身市场需求的社会福利)和AMS(AMS>1意味着本国在亚马逊头程运输市场中占据了超过自身市场需求的市场产出)。这意味着积极的偏向政策,如增加社会责任或国有航空公司补贴,会促进本国行业规模的发展。

偏向型政策只对国有航空货代公司的数量影响为正,对私有航空公司影响为负,且在所有情形下,正影响的值大于私有航空货代公司所有负影响的绝对值(静态情形中2(n+1)>(2n+1)和动态情形中2(2n+1)(n+1)>(4n+1)(n+1),2(2n+1)(2n+1)>(4n+1)(2n+1))。因此,实施一项偏向政策对H国的相对市场份额影响为正,这有利于本国的长远发展和行业间接效应的实现,或许也是一些保守国家支持或补贴国有航空公司的一个好借口。市场进入自由化对H国有更强的政策和经济含义。我们在静态情形下可以得出aAMS/an<0,在动态情形下得出aAMS/an>0,aAMS/an>0。在静态情形下,FBA头程公司有政策优势,但它必须在两个细分市场上与所有本国和外国的私有航空公司竞争。根据命题1的分析,如果允许更多的航空公司进入市场,开放竞争对国有航空公司均衡产出的影响将比对现有私有亚马逊头程公司的产出影响更强(2(n+1)>1),反过来,会减少国家的整体市场份额。这也提供了这种判断的反向逻辑,即一个存在FBA头程公司的国家在严格监管的双边市场上不能轻易开放市场准入,但可以通过偏向政策鼓励国有航空公司扩大市场产出或数量,以增加市场份额。

根据分析,取消市场准入限制,对国有航空公司均衡产出的正影响大于在动态情形下通过先发优势对私有航空公司产生的正影响;因此,会提高货代公司的相对市场份额,相对市场份额主要由一国自身的外生需求规模a决定,受政策工具变量的影响,也就是说相对市场份额的值并不总是大于1。


电话咨询
Q Q
咨询留言
在 线 客 服 X

QQ咨询

微信二维码

客户服务热线

18824138009